Die Grosse 2018 (德國最大型Artists for Artists Exhibition)

每年三月,又到一年一度 #ArtBasel 和 #AsiaContemporaryArtShow 在香港舉行的時候。每一次看完都覺得「高不可攀」,不知道甚麼時候才可以帶一件作品回家,更遑論一件「心頭好」。然後聽說幾年前就有了 #AffordableArtFair ,可惜我還沒有機會去一探究竟就已經搬來了德國。

杜塞其實也是一個非常有藝術性的城市,個人感覺上是比較現代化和貼近流行文化。這裏有一所藝術學院名為Kunst Akademie Düsseldorf,在區內(應該甚至國外 )非常有名。我剛來德國時上德文課的時候,就有好幾個日本同學是特別來這裏學德文,然後準備報考Kunst Akademie。藝術學院不能隨時參觀,可是我個人推薦大家下次來杜塞的時候,猶其是在星期天、下雪天或下雨天時,可以去看四大美術館,分別為1) K20, Kunstsammlung Nordrhein-Westfalen、2) K21, Kunstsammlung Nordrhein-Westfalen 、3) Museum Kunstpalast和 4) NRW Forum。

IMG_6085

Continue reading “Die Grosse 2018 (德國最大型Artists for Artists Exhibition)”

Advertisements

Tomas Saraceno的天空之城 – “in Orbit”

你也是宮崎駿先生的「天空之城」的粉絲嗎?是嚮往那個神秘的「拉普達」城還是喜歡那首百聽不厭的主題曲呢?又或是像它能夠抵抗地心吸力,自由地飄浮在雲海中,就是你心中的夢想?如是,可能也會像我「玩」完了這位阿根廷藝術家Tomas Saraceno 的大型空間作品 “in Orbit”,再查看了他的創作理念後的對他作品有此聯想。而Saraceno先生的作品也的確一向都以「懸浮在空中」為概念,如 “Cloud Cities”、“Aerocene” 和 “Flying Garden” 等。若有機會,不知道會不會和宮崎駿先生有點神交的感覺?

當然,我去K21藝術館去看這個藝術裝置的時候,目的是比較純粹的。當我踏入K21後,抬頭望見這些縱橫交錯在四層樓以上的鐵網和巨型氣球後(好像碰碰球般,不過大10多倍),感覺能夠在上面自由的走來走去,應該是很有趣和安全的,畢竟 “in Orbit” 自2013年來已經第N回展覽兼且並沒有發生甚麼事故 (Oh Touchwood!)。

IMG_5708

Continue reading “Tomas Saraceno的天空之城 – “in Orbit””

Felix Mendelssohn

今天是曾經共事多年的舊同事「做老襯」的大日子,雖然不能親身到賀,但在這也祝他和太太百年好合,永結同心!!

說起結婚,早前友人來探望我的時候,有一回經過在Heinrich Heine Allee 的歌劇院Deutsch Oper am Rhein,看到有一座Felix Mendelssohn的雕像,然後問我為甚麼這裏會有他的雕像。然後我問,Felix Mendelssohn是誰?她說你不知道嗎?就是「結婚進行曲」C大調的作曲者呀!我說,嘩,這麼厲害!然後看看雕像上寫著「Music Director of Düsseldorf 1833 – 1835」。

原來德國作曲家Felix Mendelssohn曾經做過兩年杜塞的音樂總監,然後就去了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擔任指揮。「結婚進行曲」C大調其實是他在1842年時創作的,可是要到1858年才真正紅起來(可是Mendelssohn已經在1847年過世了),因為在1858年1月英國的維多利亞長公主* (Princess Victoria, The Princess Royal) 和德國皇帝腓特烈三世 (Frederick III) 結婚時就在她們的婚禮採用了這首歌曲。據說維多利亞長公主非常喜歡Mendelssohn的音樂,而他也曾經多次去英國時為長公主演奏。而也真想不到Mendelssohn和杜塞也有這麼一段緣份呢!

IMG_4192

* 維多利亞長公主是維多利亞女王的長女兒,亦即是英女皇伊莉莎伯二世的太姑母(太爺的姐姐)!

 

Düsseldorfer Karneval 2017

[環法單車賽讓我回想起2月的Karneval。雖然已經是幾個月前的Event,但是我認為應該整理整理,放在這個Page上!而且2018年Karneval的日期也定了,就在農曆新年前夕2月8 – 14日(農曆年初一是2月16日)。避年假大家要來杜塞爾多夫玩嗎=P? ]

一年一度的Karneval終於過去,今年第一次在Düsseldorf參加,友人還等地從柏林過來一起感受這狂歡的5天 (23 Feb – 27 Feb)。過了這個星期,基督教復活節前的四旬期(即守齋期)就在聖灰星期三開始了,難怪要做最後的狂歡!這幾天每天從早上十點多就有不同形形式式的派對在發生,而重點的慶祝活動卻有: Continue reading “Düsseldorfer Karneval 2017”

Schloss Benrath的趣問趣答「開估」

1) 為甚麼 Schloss Benrath是粉紅色的?

準確來說應該是Peach Red,是Carl Theodor最喜歡的顏色。紅色在那個年代也代表著「權力」。

2) 白色獅子身上的是甚麼和代表甚麼?

獅子是Carl Theodor的Emblem。它身上被著被子,代表著在這夏宮,一切都是比較輕鬆和休閑。

3) 相中的Carl Theodor 和 Elisabeth Auguste 那時年紀多大?

Carl Theodor當時只有17歲,而Elisabeth Auguste則已經21歲。我猜她已經30歲還是比較「鬆手」的了=P。

4) 如現在的Perfect Waist Size是60cm,那麼在Elisabeth Auguste的時代是多幼/粗?

40cm,即少於19吋!

5) 猜猜相中的琴有哪位偉大音樂家為Carl Theodor 和 Elisabeth Auguste彈過?

是Mozart。聽說他是Carl Theodor 和 Elisabeth Auguste的好朋友,所以會常去他們不同的Residence作客。

Schloss Benrath

一直沒有機會去遊Düsseldorf近郊的Schloss Benrath,昨天終於約了3點的English Tour,所以也花半天的時間去走走吧!從城裏坐S-bahn到達約需 40分鐘,聽說以前坐馬車要2個小時以上!它是Prince-elector Carl Theodor 和他太太Elisabeth Auguste在1755-1770年雇用法國Court Architect Nicholas de Pigage建造的Baroque-style打獵夏宮,坐落在以前由Düsseldorf去Cologne行商必經之路Benrath上。但是建成後Carl Theodor前後卻只花了不多於24小時在這夏宮裏,因為建成不久後他就舉家搬去了南部慕尼黑,所以也沒有甚麼機會享用,真浪費! Continue reading “Schloss Benrath”